我的网站

主页 > 安博电竞app

追忆四十年前舞曲不止于怀旧

回望上世纪80年代,那无疑是一个大变革的年代,值得后来人一而再复述与怀念。如若只截取大视野里的一个小小剖面,比如作为40年前大众文化中独特而又有延续性的文艺形式——舞曲,它同样也能映衬那个年代的闪耀与热情。

展期已步入最后一周的泰康空间十五周年展览“恋舞神曲”就是这样,用一种当代艺术的视角切入流行文化与社会关系的历史观察之中。策展人苏文祥试图描述的是上世纪80年代前后的舞曲文化和当下艺术的结合,既呈现改革开放以来关于舞曲文化的历史档案,又展示年轻艺术家对此所作的文化探讨和表达。

展厅布设的文献资料

音乐的特殊性在于“它能起到任何一种形式都达不到的作用”,尤其在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伊始,这波“舞狂”的蝴蝶效应持续数十年,它从人们的听觉、身体直至精神维度上起到一种启蒙的作用。艺术家孙建春就说他在读南艺的时候,晚上在画室画画,经常就是开录音机,放着舞曲,突然起兴就可以跳舞跳一晚上,或者听着它们画一晚上。那个年代一部很有名的四十集都市剧《海马歌舞厅》,诉说的大抵也是这些事情。

舞蹈作为一种表现的形式需要不同的层次,需要视觉的记忆,比如当时流行红色、绿色、蓝色那种风尚,以及人与人以舞曲为媒介交流愈来愈频繁,思路也逐渐开阔起来。只有理解了这些,就会明白舞曲为何在那个年代如此之受关注与欢迎。

展览采取的是多维度的介入模式,借助油画、摄影、影像、声音、文献以及舞厅模拟等多种媒介,参观者可以管窥在改革开放初期及其后续的中国大变革时代下,中国人日常生活中的精神层面的万花筒。在这里,既有1980年代以来的各种关于舞曲的文献,包括图书、磁带、海报等;又有年轻艺术家的相关题材的新作,或是回应历史,或延伸了舞曲的当代意涵,无一不反映了那个时代的新风,还有人们发自内心的畅快与精神的舒畅。

追溯历史并关照当下,是泰康空间一以贯之的策展模式,意即从新的语境重复凝视并反刍过往的生活经验与艺术生产。泰康空间的团队为本次展览的舞曲建立了一份歌单,它们并不严格按照时间先后排序,而是一份开放式的清单。从《路灯下的小姑娘》到《站台》,至今依然为人们津津乐道。它所造成的一种中国特殊的时代文化,在民俗、社会、政治和历史上,都是非常值得去深入研究和探讨的。直至今日,舞曲仍然触动着大众的脉搏,只不过广场舞曲由凤凰传奇流行到《小苹果》,一茬接一茬在交棒接力。这样的延续,正是“恋舞神曲”依托的历史思路,不仅仅是怀旧,而是通过这个展览让观众了解自己和那个年代的某些关联。

展厅里,从李晓斌于1982年冬在北京颐和园知春亭餐厅所拍下的“禁止划拳、行令、播放音乐、跳舞”的标语,到蒲英玮以历史图像的矩阵来展现《姿态图表:如何在历史与当下的斡旋中诞生指向未来的手势?》;从陈曦于1993年所作的油画《歌舞厅》以浓重狂野的表现主义风格对时代的记录与再现,到郝敬班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交谊舞及舞厅为背景的影像作品《正片之外》,它们所展开的图景,无不指向一个时代中人们新的身体经验,历史与时间向新事物敞开心扉,人们可以选择各式各样的舞曲自由摇摆,带来身体与心灵的双重解放。再加上展厅布设的多个蓝牙耳机,曲目各异,一边看展一边听歌,别有一番新奇。

一切过往皆为序章,一个全新时代已然开启。

策展人语

很多人说音乐没法做展览,的确很矛盾,似乎只有按时间依次演奏是它最好的呈现方式,如果像平面绘画那样并列,似乎会成为一个令人抓狂的噪音场。我一直认为策展以后会变得越来越复杂,艺术机构需要不断突破以往的做法,进入策展3.0或者4.0时代。本次以舞蹈和乐曲做当代艺术展,就是一种尝试,期待每个人从这个多元的容器里给出自己的解读。

恋舞神曲

展览时间:至3月2日

展览场地:朝阳区崔各庄乡草场地红一号艺术区B2泰康空间

END

本文刊发于2月27日北京日报鉴赏版

图片提供及说明 泰康空间

新媒体制作人员 陈涛

北京日报副刊

本公众号发布或推送的所有内容,

除注明来源外,版权均属北京日报社所有。

上一篇:老伴地铁站借一块四乘车 大爷专程来还钱

下一篇:没有了